相关文章

“6·22”杭州保姆纵火案因管辖争议 律师离庭、延期审理

  央广网杭州12月21日消息(记者李佳 白杰戈)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今天上午,“6·22”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告方的辩护律师当庭几次提出管辖权异议,没有被法庭采纳,之后离开法庭。审判长宣布休庭,另定日期继续审理。在火灾中失去妻子和三个子女的原告林生斌表示,半年时间等来这样的开庭,很难接受,谴责被告方的律师不负责任。而被告方律师就回应说,坚持要求异地管辖是为了厘清案件真相。

  上午9点,庭审开始,审判长询问被告人和辩护人是否申请回避,莫焕晶声音略微颤抖,回答“我也不懂,我不知道”,要求辩护律师党琳山代为回答。

  党琳山对案件提出管辖权异议,认为杭州市公安局在本案侦查阶段没有全面搜集、调取证据,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不听取辩护人意见,仓促提起公诉,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批准包括灭火现场的消防指挥员和第一批进入火场的消防员等证人出庭作证,他上个月已经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指定异地管辖并告知杭州中院,尚未得到最高人民法院答复。

  审判长先后四次表示,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具有对本案的管辖权,而党琳山坚持要求停止庭审,并在9点27分起身离开法庭。他临走之前告诉莫焕晶,不要回答任何问题。

  审判长问莫焕晶是否需要另行委派辩护律师,莫焕晶身体有些发抖,有法警上前搀扶。一段沉默之后,她回答说“只要党律师”。原本预期将持续一天的庭审,不到半个小时就宣告休庭。

  受害人朱小贞的家属表示,等了半年,原告方在庭上一句话都没有机会说,很不服气。朱小贞的丈夫林生斌说,“谴责党琳山律师在本次案件庭审当中离席,这个行为我觉得是很不负责任的,要给予谴责。中级法院在这个事件当中,整整准备了半年时间,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准备不充分,我希望他们能尽快开庭,严惩莫焕晶。”

  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通过中国之声回应说,理解林生斌的心情,“这个案件林生斌失去了那么多亲人,我确实很同情他。他确实太难了,有这种想法,我表示理解。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讲,刑事案件的审判是一个很严谨、很细致的过程。到今天才整整六个月,法院就开庭审理,对林先生来讲可能确实时间太久了,但实际上在查明案件真相、公正审理方面,这个时间其实已经非常快了。”

  对于有分析认为,党琳山的做法是希望追究消防、物业等部门的责任,减轻莫焕晶的罪责,他本人不否认这一点,“每一个案件的审判,不管有没有律师,法庭都应该查明与案件有关的所有事实。我们说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连事实都查不清,怎么正确适用法律呢?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审判,对我的当事人很不公平,纠缠了四次之后,审判长还是要继续开庭审理,我没有办法,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抗议。”

  但党琳山也强调,这样做更重要的是为了厘清事实真相。“从大的方面来讲,刑事案件的审判,不仅仅是追求对嫌疑人罚当其罪的惩罚,更重要的意义在于通过公开、公正的审理,挖掘形成案件的原因,为我们社会的进步提供一些经验教训,防止类似悲剧的重演。”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莫焕晶长期沉迷赌博,在被害人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期间,多次窃取贵重物品进行典当、抵押,或以买房为由向朱小贞借款,所得款项都被用于赌博并挥霍一空。案发前一晚,莫焕晶通过手机网上赌博又输光6万多元,为了继续筹措赌资,决定采取故意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今年6月22日凌晨5时许,她用打火机点燃书本制造火灾,导致朱小贞和三名子女死亡,被害人房屋和邻近房屋损失257万余元。

  杭州中院今天安排媒体在新闻发布厅观看闭路电视直播的庭审实况,只允许用纸和笔记录。法院在休庭后表示,辩护人党琳山律师无视法庭纪律,不服从审判长指挥,擅自离庭,拒绝继续为被告人莫焕晶辩护,将由被告人另行委托或法院依法指定的辩护人准备辩护,另定日期继续审理此案。朱小贞的丈夫林生斌表示,希望之后的庭审可以有更多亲属旁听。林生斌今天穿一身黑衣出庭,表现平静。休庭之后,他去了距离法院五六百米的蓝色钱江小区门口,在2号楼的18层,夏天经历火灾的家还没有修复,像光亮楼面上的一道漆黑的伤口,对着冬天上午的阳光。